纵一苇

眠龙勿扰

当蔺少阁主遇上软萌软萌的景琰小团子之生病(小甜饼~)

无前言,无后语,只是单纯的甜~
楼楼要改名了,你萌说是一笑开好还是笑非醉好呢?

当蔺少阁主遇上软萌软萌的景琰小团子·生病

春日的阳光懒洋洋地洒向大地,却叫人生不出一丝暖意,春寒料峭。
“阿嚏!”
景琰伸出白嫩的小手想去揉鼻子,却被一双大手扼住。柔软的手绢覆上,替他擦净了鼻涕。
“景琰,你生病了啊。”蔺晨微皱着眉说。
“不,不,琰琰才没有生病!”景琰听到蔺晨这么说,舌头就发麻,于是赶紧反驳道。
蔺晨一把搂过小团子,用手指搭上团子的小手腕,说:“生病没生病,摸摸脉就知道。嗯…没事,景琰,就是感染了些风寒。吃几服药就好了。”
景琰一听,小小的身子从蔺晨腿上滑了下来,磕磕绊绊地往前跑。
蔺晨再次发挥了长臂的优势,捞回了逃跑的小景琰。
吩咐侍女去准备药,蔺晨就耐心地哄着景琰。
景琰从小哪都好,就是生病吃药时会费很大劲。不过小孩子嘛,都是这样的。静妃把景琰送到琅琊山时曾这么说。
提出的条件被景琰第n次拒绝时,蔺晨无语望天,静妃娘娘,快来救救我吧!
景琰鼻子真是灵得很,侍女刚端着熬好的药走来,小人儿便又开始不安分了。
蔺晨这次可长了心,紧紧地抱着小景琰。景琰挣脱不来,眨着眼泪汪汪的鹿眼扭头看着蔺晨。
嗬,这小子还用起了苦肉计。
蔺晨故意板着脸不去看小孩的眼睛,景琰嘴一扁,张着嘴就要哭出声来。
蔺晨看准时机,事先拿着药碗的手朝嘴边一凑,药汁就倒进了景琰的小嘴里。
“唔,咳咳!”景琰被灌的呛了一下。
蔺晨一边拍着小团子的后背,一边安抚:“景琰好乖,竟然把药全都喝完了。喏,来一块榛子酥。”
景琰本不想理他的,可榛子酥,榛子酥就在他手里啊…
“啊呜。”一口咬上榛子酥。
蔺晨看着景琰被糕点塞得满满的腮帮子,忍不住在上面啄了一口。
景琰被亲的愣了一下,然后气鼓鼓地说:
“谁准你亲我的!”


琰琰那么小就有长大后靖王的威风了呢~

评论

热度(19)